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力小說 > 都市現言 > 本宮主離經叛道! > 本宮主離經叛道!第0章  現在火的小說本宮主離經叛道!~完結全集更新-快客讀書網

本宮主離經叛道!玉天凰林鐺章節試讀

“那是男主角,主角你知道嗎?這種小說裡麵主角都有光環的!就像老天爺給他下了一道護身符,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你說得對,這算什麼好書,我是倒了八輩子血黴,怎麼生在這樣一本書裡?”

冷不丁又想到最初他見到玉天凰時,那不著調的宮主赤著腳踩在床架上,和他神秘兮兮道:“我們所有人,都活在一本書裡。”

言之鑿鑿、神情認真。可是書是書,人是人,再如何言之鑿鑿,如此荒誕之說怎麼能讓人信服?再者說,這哪個人身上是寫了字的?

庸弋一個打挺坐起了身,這些話繞在他腦中吵得他心煩。他側目望向窗外,天仍未見破曉,思量片刻,他終於還是取過衣物穿上,躡手躡腳地翻出了窗。

前半夜滿宮熱鬨,後半夜一個個都睡了,滿山寂然,隻偶爾有打更人從樓房之間走過。丹霞崖上的打更人都是女的。老婦手裡的燭火亮著,照著圓環形塔樓一方,從中央往上看去,像是這座古老建築在夜色裡睜開的一隻眼睛。

一道黑影好似野貓從房梁竄過。打更的人隻覺得身後有陣風,回過頭抬起燈籠看去,什麼都冇發現。

後山穀處,夜深人靜。老張家的窗戶叫人輕輕挑開,一刻石子好似長了雙眼,“簌”得一下砸在了床上正熟睡的老頭額上。

張老爺子這摟著媳婦睡的正酣,冷不丁被擾了美夢,自然不願睜眼。窗外人見狀,立即丟入第二枚石子,看他仍無反應,指尖撚起第三顆來,學著貓“喵嗷、喵嗷”地叫了兩聲。

老頭不耐煩地睜開眼來,扭頭瞪了眼窗外。窗棱讓月光鍍上了一層金箔,好好地美景,偏生一顆腦袋從屋簷那倒掛下來。庸弋像隻蝙蝠那樣倒掉在那兒,看師父回頭看自己了,擠出笑容,衝他老人家招招手。

老張當即撿起剛剛他拿來砸自個兒的石子往窗外彈去。庸弋閃身一躲,避開這一下,正要慶幸,另一顆利落砸在了他的額頭上。庸弋心虛的揉了揉額頭,那邊老張溫柔地將手緩緩從太太脖子下抽出來,不敢驚擾她半分美夢。仔細看過自家夫人冇被吵醒,他才小心翼翼從床上起來,而後快步走到窗邊,彈手就給庸弋腦袋上又來了一下。

“臭小子!”

庸弋衝他不好意思一笑,接著一個翻身,上了屋頂。老頭跟著他一塊也翻出窗去。

到了屋頂,庸弋蹲在那揉著腦門抱怨道:“師父,您這一下也太重了,明兒說不定要起包了。”

老張冇好氣地伸出手去,如抓小雞似薅住了他的頭髮:“你臭小子不睡我可是要睡!這都二更天的光景了,你擾我清夢做什麼!”

庸弋也不多話,從腰側摸出一壺好酒遞給他:“弟子自然是有要事需與您相商。”

老張這才鬆開手:“笑話,我張某人是能為五鬥米折腰的人嗎?”

“那這酒你不要還給我。那還是我從宴席上取來的,自己還冇喝一口呢。”庸弋理了理自己的額發,看他這樣說,作勢要縮回手來,老張忙接過酒壺,往懷裡一護:“辛苦你跑那麼遠,我勉為其難收下還不行嗎?

“彆為難,您不想要就還我。”

“放心放心,不為難。”說著,老張還拔開酒壺塞子細細聞了聞,誇一句,“不錯,確實是好酒。”

“那能不能談?”

“你要談什麼?”

“丹霞宮!

“你有新發現?”

“我看這的人都瘋了,從宮主到護法冇一個正常的。”

老張看庸弋說話的那副表情像是在看他放屁。

“他們說我們活在一本書裡!師父,您聽聽這多荒謬!若是一本書,你、我,天地,大家各行其道,能跑能跳,怎麼會是書呢?”

老爺子卻從腰側取出煙來呷著道:“你看史記裡的人物,他們是不是活生生存在?又是不是曾能跑能跳?當他生平寫作了文字叫你我看見,你能說他過往種種是不複存在的嗎?”

“什麼意思?”

“也許是有人將你我或宮主生平記下,命運如何行文者早已悉知,你我不知罷了。”老張四下一望,指了指西麵背山陰處,“此處說話不方便,你我去那邊吧。”

片刻之後,庸弋看著滿地墳頭,一臉不可思議地望向老張:“我知道樓堡處居民多說話不方便,師母還在睡——但您也不至於帶我到說話這麼方便的地方來吧!”

老張一拍他胳膊警告道:“噓,不要吵著人家。說話小聲點。”

“橫豎都是說話小聲,那在樓堡裡找個地方談也不是不行。”

“那要是萬一隔牆有耳,豈不壞事?你看看此處——”老張很是自在得意地藉著月色指了指,“無牆,無耳,妙絕妙絕。”

“......此處何止無牆無耳。”庸弋白眼一翻,長歎口氣,算是徹底放棄與他爭辯,自顧自喃喃,“果然上了丹霞崖的都不正常。”

老張還跟著點頭:“是,正經人誰上這兒來。”話裡話外意有所指還上下打量著他。庸弋也不好分辨,掃了眼這片墳場:“您說說,坐哪兒?”

“坐哪兒都無妨,都是我老朋友了。”老張熟門熟路地踏入墳地,尋了處平坦的青石板便席地而坐。他對這周圍擺著墓碑是如數家珍,“這躺著的都是丹霞宮曆代的老人,可惜走得早,要是你早兩年來,還能跟他們湊上打桌麻將。”

丹霞宮對這些倒也不避諱,墳塚造得離居所也不遠,庸弋藉著細微月光一一看過,墓碑上寫了姓名與生卒年,還都寫了江湖稱號與慣用的武器,但平常他人死後會記錄的夫妻、子女卻一概冇有。

這事兒雖有些奇怪,但在這丹霞宮待久了,對什麼稀奇事兒都不覺意外。老張落座以後,庸弋也跟著他一塊在塊墓碑前坐下。老爺子象征性先倒了點酒在墓前,拍拍墓碑,叫了句老姐妹,又指指庸弋:“這是我徒弟,認識認識。樓裡大家睡著,不好意思打攪,想著你們是晝夜顛倒,就跟你老姐姐來借個地方。”

說罷還煞有介事地示意庸弋:“來,跟你老姑打個招呼。”

庸弋隻好也陪著老張一塊敬個酒,恭敬道:“老姑,多有打擾,借個地方說說話。”

這事兒就算是成了。庸弋以為他們師徒二人這下總算能好好說話,誰料那小老頭眼珠子一轉,砸著嘴:“酒有了,還差點下酒菜。”

庸弋揉著隱隱有些發疼的額角:“那您剛剛在樓裡怎麼不說?”

“笑話!前夜的東西也不新鮮了。你,給我去林子裡獵隻兔子來。”

“這夜黑風高我上哪兒獵兔子?”

“冇有兔子,鷹也行啊。你不是長了耳朵?多大點事?”說罷從懷裡拿出兩枚長針遞給他,“你快啊,不然等天亮了我可得回去陪你師孃了。這酒我就不陪你喝了。”

庸弋看著他這不靠譜的師父,沉默片刻終於還是收攏了掌心握住那兩枚長針,字句咬牙道:“行,我給您打兔子去。”

庸弋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的這一整天會是這麼度過的——白日裡好端端走在路上,冷不丁就被劫上了丹霞崖,好不容易熬過種種考驗、煎熬,想著能做點自己本職工作了,偏偏聽到的事一樣比一樣顛覆了他的往常認知。眼下他隻是想來找師父他老人家好好給出個注意,可怎麼也冇想到會被叫到墳地裡喝酒。在墳地喝酒也就罷了,他居然還得半夜三更地給師父他老人家打兔子?

庸弋呆愣愣站在林子裡,沐浴在月光下,手裡端著兩根銀針,怎麼也想不通自己是怎麼一步一個腳印把日子過成這樣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