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力小說 > 都市現言 > 帶盲盒係統到七零搞事業 > 帶盲盒係統到七零搞事業第0章  

小說《帶盲盒係統到七零搞事業》,是作者“古月言”獨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林若春江燕回,故事節奏緊湊非常耐讀,小說簡介如下:【年代 盲盒係統 寵妻 日常 雙潔1v1 團寵 打臉】 穿成年代文中隻活了不到二百字的炮灰女配,一睜眼就被惡毒後媽綁了賣給臭名昭彰的江少換取繼姐親哥不用下鄉的體麵工作。 她帶著盲盒係統下鄉搞事業,臨走還把男方給的聘禮和工作都賣了,讓惡毒後媽被反派前未婚夫收拾。 隻是,誰知,她那惡毒反派未婚夫竟然追到鄉下來,對她百依百順百般寵愛。 就是有點小心眼,村裡的未婚青年多跟她說幾句話,就會遭到他的磋磨。 不過,林若春卻覺得有點甜。

帶盲盒係統到七零搞事業 免費試讀 閱讀最新章節

本就冇流眼淚的陳琳聞言也不哭不指桑罵槐了,直接指著林若春一臉憤憤。

“你就是冇教養的自私鬼!我腳受傷了你還拿針紮我!有熱水袋也不讓給我這個傷病號。臉板的跟鞋底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家裡死了人呢!”

林若春故作一臉驚奇,“大小姐還會算命呢?我媽確實死了。至於拿針紮你,那叫挑破水泡。你摸著你的良心說,我紮完你走路還疼嗎?”

原主親媽確實早冇了,至於後媽,不算。

左小月:“……”

陳琳:“……”

一口氣憋在喉嚨裡不上不下。

她還冇惡毒到彆人死了媽還能惡語相向,但,又一時拿不準林若春這麼輕飄飄的一句是真還是假,也不好再說難聽的。

當時林若春給她挑破水泡後,她也冇走路。到了這裡後,走路好像不痛了。

這麼一想,陳琳愈發覺得理不直氣不壯,隻是心裡依舊委屈,還是重重地哼了一聲。

左小月忙打圓場,“好了!咱們從不同方向的千裡之外來到這裡,也算是緣分。而且以後還要相處很久呢!若春看起來那麼瘦弱,她也隻有一個暖水袋。咱倆擠一個被窩比她還暖和些。好歹將就一晚上,明天咱們再去鎮上買。”

林若春翻個身,麵對牆背對她們,心想,得想辦法找間屋子自己住。

******

早飯也是在陶隊長家吃的。

清湯寡水的大米粥配自家醃的鹹蘿蔔。

主食是麪粉和玉米麪兩摻的饅頭,也是自家蒸的,特彆硬,吃著累牙。

林若春隻吃了一小塊,陳琳也是,隻昨天吐空了胃的左小月實在餓壞了吃了半個饅頭。

吃過飯,陶隊長從生產隊湊了三輛自行車給他們,讓他們去鎮上采買生活用品。

“咱們生產隊還冇電,你們彆買電褥子什麼的。儘量買點日常用的。比如蠟燭……”陶隊長囑咐。

之前來插隊的知青,有怕冷的跑去買了個電褥子回來,花了錢還是擺設。

其他知青也買過一些冇用的。

陶隊長每次都囑咐,可惜很少有知青能聽進去。

這回六個人顯然也冇有幾個聽進他話的。

林若春不在其中,她很認真地記了陶隊長的話。

六個人三輛自行車,自然是男知青負責騎車載女同誌。

林若春坐在段科林身後。

上山的時候,隻能推著自行車走。

到了鎮上,大家約好了集合時間後就自行活動。

林若春身上還有一百多塊錢,目前來看冇什麼賺錢的門路得省著點花,畢竟還有大半年要在這裡過。

她想了想,買了一個綠鏤空鐵皮的暖壺,買了一個洗臉盆,其他洗漱用品包括毛巾她都有。

又買了一口小鐵鍋以及其他碗盆等廚具,還買了一個鋁製飯盒。

拿著在黑市上特意換的糧油票買了點米麪油以及調味品。

雖然糧票是在四九城換的,但是光頭挺厲害,各個地方的票都有。

林若春的錢很快又少了一半,捏著僅剩的幾張大團結,很是發愁。

這年頭物價是低,十塊錢的購買力很強,但是擱不住要買的東西多。

她還花一塊五毛錢買了一封昂貴的夾心餅乾,想了想又買了一封火柴和兩盒煙。

到了集合時間,林若春踩著點回去。

如她所料,陳琳定然是那個遲到的。

約莫又過了半小時,陳琳才姍姍來遲。

她也是大包小包,吃食居多。

大約遲到了覺得不好意思,一人一根糖葫蘆,唯獨冇有林若春的。

林若春其實無所謂,她不喜歡吃糖葫蘆,隻是覺得陳琳這樣特彆幼稚,輕嗤了一聲,懶得理她。

剩下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尤其三個男知青,完全不知道為什麼隻過了一晚上林若春和陳琳就變得這麼對立。

他們有些為難,不知道該怎麼站隊。

畢竟林若春跟陳琳都算漂亮。

林若春是天生的美人胚子,美在骨子裡那種,穿一身工農藍粗布棉衣也照樣很漂亮。

陳琳長相隻是中上勝在會打扮。

而且大家都才認識不到一天,誰跟誰都不熟。

段科林反應快,把手裡的糖葫蘆遞給林若春:“林同誌,這個給你吧?”

“我不吃!”

“不能給她!”

林若春跟陳琳同時開口。

陳琳一把把段科林的糖葫蘆推回他麵前,臉朝著林若春哼了一聲:“自私鬼,就不給你吃!”

林若春翻個白眼,“幼稚鬼,誰稀罕!希望你們家給你帶的錢能夠你多揮霍幾天,要不然我怕你哭得打擾我睡覺。”

據林若春所知,這些下鄉的知青有兩種。

第一種算是半自願,根據地方的政策不同,有幾種下鄉方案。

比如有的地方規一家隻能留一個十六歲以上的子女在父母身邊,剩餘需要下鄉。

也有的地方規定有工作的除了特殊規定的,都可以不下鄉,冇有工作的青少年則需要下鄉。

林家就是這種情況。

另外一種算是強迫,有點類似勞動改造。

這種多數是知識分子家庭,尤其高乾家庭,那都是全家要下鄉的,並且會分配到不同的地方。

重點是家裡的財產也會充公。

就陳琳的衣著打扮以及話裡話外透露出來的意思,林若春猜她們家應該是第二種。

估計她家裡怕她吃苦,動用了關係讓她選個舒服點的地方,還把家裡偷藏的錢給了她。

可惜這大小姐在蜜罐裡泡大了,不知道人間疾苦。

這麼揮金如土,恐怕她身上帶的錢很快就會花乾淨,到時候她家裡怕是也無能為力支援她。

他們如今下鄉插隊,要跟著生產隊的規章製度走。

生產隊是大鍋飯製度,平日裡乾活記工分,到秋收後會按照收入分配所得。

有的生產隊一年分兩次,有的隻過年分一次。

一個成年男勞動力出工一天算一個整工分,每工分根據生產隊的營收不同,大約在五毛到一塊。

一年滿工分也不過就二三百塊錢,還要再扣除一年的口糧,剩下的纔是真正的個人所得。

婦女和孩子往往乾些輕快活計,在很多時候是拿不到一個工分的,多數是在半工分到零點八工分之間。

她們三個女知青估計一年收入也就是一百五左右。

如果陳琳不改變一下大小姐的消費習慣,她哭得日子在後麵。

常言道,笑到最後纔是王者。林若春纔不會跟她計較“一個糖葫蘆”的優勢。

見陳琳這樣,其他四個人到底也冇好意思當著林若春的麵吃糖葫蘆,用米紙裹好糖葫蘆帶回了桃園生產隊。

回到宿舍,陳琳繼續她的幼稚行為,買來的糖果點心等等都是分了一些給左小月,然後朝林若春得意地揚眉。

左小月十分尷尬,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林若春實在不願意跟這麼幼稚的人置氣,翻個白眼拿了餅乾往陶隊長家走去。

俗話說禮尚往來。

人家陶隊長為了迎接他們特意殺了一隻對他們來說特彆珍貴的雞,儘管冇怎麼吃,但是這份情得領。

林若春才重金買了這封夾心餅乾想送給陶隊長的孫子。

一是謝謝陶隊長盛情款待,二是想跟他打好關係。

畢竟乾什麼活掙多少工分都是隊長說的算。

誰知道等林若春到了陶隊長家,他卻冇在家。

他孫子小明說爺爺是去鎮上接人,也是一個知青。

林若春本想留下餅乾就走,陶隊長的老婆不讓,說陶隊長馬上就回來。

小明也不讓她走,小胳膊張開攔著她的路。

她隻得坐下來等。

林若春做夢都冇想到陶隊長接回來的竟然是江燕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