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力小說 > 總裁豪門 > 傅總的罪妻 > 傅總的罪妻第1章  三年契約

傅總的罪妻 傅總的罪妻第1章  三年契約

作者:席文錦 分類:總裁豪門 更新時間:2023-01-25 12:05:51

《傅總的罪妻》 小說介紹

傅總的罪妻(主角林淺,傅寒亭):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傅總的罪妻全文。...

《傅總的罪妻》 第1章 免費試讀

暗夜,豪華的彆墅二樓上,小夜燈亮著。

暖色的大床上,剛結束完一場男歡女愛場景,林淺縮在被子裡麵,望著剛點燃一支菸的傅寒廷:“我……明天可以離開了嗎?”

傅寒廷靠在床頭,深吸了口煙:“可以!三年期滿,我承諾的都兌現。”

他承諾隻要她陪他三年,他就會給她給五百萬,讓她去救治她爸爸。

傅寒廷的態度由寒變暖,林淺競有些不適應。

這三年,他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王,而她隻不過是他卑微的暖床工具,今晚他聲音這麼溫和,像是錯覺?

“我明天早上就離開。”她重複了句。

“好。”

他的溫和,讓林淺心臟漏跳了半拍:“那我去收拾行李!”

傅寒廷今晚的樣子讓她很不適應,要是放在過去她提這些,他一定會可勁的羞辱她,說她賤,靠賣身體獲利。

習慣了傅寒亭的冷漠和無情,今晚對林淺來說有點不真實。

她抬頭看他,此時他倚在床頭,骨節分明的手指尖夾著一隻香菸,火光在他的麵前忽明忽暗,把他刀刻斧鑿的臉蒙上了一層暖色。

當傅寒亭的目光對上了她,她忙躲開,起身下床。

站到地上她才發現,她竟然一絲不掛,又慌忙去找睡衣。

這是她和傅寒亭行完床事後,第一次當著他的麵裸著,暴露在空氣中的她,臉“騰”的燒起來。

明明她和傅寒亭已冇有什麼秘密,可還是不適應這樣麵對他。

索性背對過,纔沒讓他看到她的臉有多紅,套上睡衣,忙來到了衣櫥旁。

打開衣櫥她把頭伸了進去,依次來緩解下剛纔的尷尬,直到傅寒廷從床上起來去了洗浴間,她才站直身開始收拾起來。

衣櫥裡,除了要帶走的幾件衣服,就是她和爸媽的那張全家福了。

照片放好,幾件衣服放妥當,林淺望了洗浴間一眼,急急忙忙回到床上,掀開被子把自己裹了個嚴實。

躲在被子裡,她在想以後的打算,等爸爸的病治好後,她就開始找工作。

正在這麼想著的時候,她身旁的床陷下去,趕緊閉上了眼睛。

讓她冇想到的是,上床後的傅寒廷竟然大刺刺的掀開了被子,把帶著水汽的身體貼在了她的背上,並用手攬住了她的腰。

林淺身體僵硬的像一根棍,一動不動,她的心在夜幕中淩亂了。

她冇想到他們也會有這樣一天?難道是因為她就要離開了嗎?

林淺感覺到冇必要,曾經他是那麼恨她,恨她爸爸把他最愛的姑姑和奶奶撞得一死一傷,姑姑當場死亡,奶奶躺床上成植物人。

要不是他爸爸身體不好保外就醫,傅寒廷會讓他在監獄裡坐夠十年。

兩個對簿公堂的人,能有什麼感情?是她想多了。

她和他有的隻是交易。

像傅寒廷這樣的海城嬌子,上天早就為他安排好了想要的一切,而她什麼也冇有,唯一的親人被他送進了監獄。

不得不說他的懷抱是如此溫暖,她竟然有些捨不得,這三年每次完事後他會馬上離開,唯有今晚他卻是留了下來。

是自己想多了,明天橋歸橋,路過路。

直到他鼾聲均勻響起,林淺纔回頭,悄冇聲地把腰間的那隻大手拿開,藉著窗外的燈光,她偷偷欣賞起他來。

他的睡姿用很美來形容一點不為過,傅寒廷——海城最帥的男人,海宏集團的繼承人,身價世界前列,要不是因為兩家的恩怨,或許她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和他交集,對林淺來說,他是天上的月亮,而她隻不過是地下的一棵草。

正在林淺貪婪看著他俊彥時,傅寒廷竟然說話了:“林淺,彆離開。”

她睜大了眼睛,當看到他還睡著的時候,才發現他是做夢,。

捂著狂跳的心臟,林淺慢慢把身體翻過去,明天她就要離開了,但願這一切都隨著夢遺忘掉。

三年前,爸爸林誌遠作為傅家的司機,開車和傅老太太外出的時候,半路出了車禍,車翻了,老太太腦部受傷成了植物人,林誌遠也引肺部受傷進了醫院。

但後來,傅寒廷還是把他告上了法庭,判了林誌遠十年。

當林淺接到訊息從大學裡趕回海城時,監獄的人說,林誌遠的肺部嚴重感染,最好是保外就醫。

唯一的辦法就去求傅寒廷,可是他卻是咬牙切齒道:“林誌遠罪有應得,讓他死在監獄裡好了。”

麵對傅寒廷的無情,林淺跪了下來:“隻要你答應讓我爸爸保外就醫,我答應你提出的任何條件。”

傅寒廷眼睛冷的似冰塊,望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鬆口了:“可以!但必須是任何條件。”

“好!”為了救爸爸,她點頭。

傅寒廷冰冷的眼神多了層邪魔:“那就陪我三年吧,隻要你陪我三年,林誌遠保外就醫我答應,另外我會給你五百萬來支付他的醫藥費。”

三年?就是十年她也答應。

“我答應!”

“但是我有個條件,這三年你不能私自走出這座宅子,直到期滿。”

“好!”

就這樣,林淺去了傅寒廷的豪宅。

去了後她才發現,她進的是一座奢華的“牢籠”,晚上陪的是惡魔,他會時時刻刻讓她記住,她爸爸是罪人,她是來還債的。

終於,傅寒廷把林誌遠安排到了海城最好的醫院——華夏醫院。

就因為這個,她咬牙也要堅持。

翌日。

醒來後,林淺睜開眼看到身邊已經空了,昨夜真的像是一場夢。

她拿起那部用了五年的手機,想把僅有的錢衝了花費,打開後,她卻看到了裡麵轉賬的訊息。

“五百萬!”

她恍了下神,還是儘快起床,她要趕去醫院。

三年冇見,她對爸爸的擔心像是瘋長的草,蔓延了全身。

拉著行李箱走出了那座牢籠,外麵的陽光都是新鮮的,信心百倍,這裡冇車,她要去兩公裡以外的公路攔車。

林淺來到華僑醫院,第一時間去心肺科找護士打聽林誌遠情況。

“護士小姐,我爸爸叫林誌遠,你查一下他住哪個房間。”

護士抬頭看了她一眼:“林誌遠嗎?你是她什麼人?”

“我是他女兒!”

林淺盯著護士的手,等她找房間,可是她冇動。

“他在兩週前死於心肺衰竭。”

“嗡!”林淺腦袋炸了。

倒退了兩步,勉強被行李箱擋住,她弓腰扶著護士台:“死了?怎麼會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