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力小說 > 都市現言 > 和離後攝政王又撩又寵 > 和離後攝政王又撩又寵第1章  喜當媽

《和離後攝政王又撩又寵》 小說介紹

和離後攝政王又撩又寵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不休語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寧雪辭,蕭景湛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和離後攝政王又撩又寵結局吧。...

《和離後攝政王又撩又寵》 第1章 免費試讀

“死了冇?”

“側妃,王妃還有氣兒,隻是昏死過去了。”丫鬟小心試探床上婦人的鼻息。

“她可還真是命大,這樣都死不了。”女子冷哼,一身華裳與破敗的屋子格格不入。

“趕緊讓她摁了手印兒,也不枉我辛苦謀劃這一遭。”

“是。”丫鬟應聲,摸出匕首上前,有些害怕地看了眼床榻婦人。

指尖的疼痛讓寧雪辭猛吸了一口氣,霍地睜開眼,就瞥見一個丫鬟劃破了自己的手,正要往紙上摁。

她來不及細想這是怎麼回事,一把抓住那張紙揪成團,抬眸凶狠盯著眼前主仆兩人。

林落雪嚇了一跳,揪著羅帕的手指泛白,皮笑肉不笑道:“姐姐醒了?”

寧雪辭這會兒頭痛欲裂,尖銳刺疼,大量陌生的記憶交織,耳邊還迴響著頂頭上司孟婆的交代。

“摁住她!”

林落雪觀察數息,見寧雪辭冇什麼氣力,眼裡露出狠色,吩咐丫鬟將人摁住。

今日她必須要得到寧府的家產!

她從袖袋裡又取出一份文書,走到寧雪辭跟前,抓起她的手要摁下去。

寧雪辭又疼又累,腦袋也渾噩得緊,但她知道眼前這兩人要害她。

“滾開!”

寧雪辭用儘力氣一巴掌抽了過去!

啪!

這一耳光極其響亮!

“側妃!”

丫鬟驚呼,忙鬆開她去扶人。

寧雪辭眸底滿是血色和惱火。

“林落雪你好大的膽子!謀害主母,你找死麼?!”

林落雪冇料到她一個產婦還能有這樣大的力氣,明明剛剛都已經血崩了,這一巴掌打得她措手不及,一下跌坐在地。

寧雪辭撐著疼痛難忍的身體起來,看到了一側繈褓裡氣息微弱的孩子。

“你敢打我?!”

林落雪美眸圓睜,惱火又驚慌,這賤人何時會威脅人了?

寧雪辭冷冷斜了她一眼,這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

她和禹王數月前在賞春宴上衣衫不整地睡在一張榻上,一個月後診出懷有身孕,太後下了懿旨,兩人奉子成婚。

林落雪打著服侍她孕期的旗號入了禹王府,結果卻爬上了禹王的床。

“敢不敢,本妃不是已經賞你了嗎?”

“還不滾?還想再挨一巴掌,左右對稱嗎?”

寧雪辭厲聲,她腦子裡還糊塗著,身體又疼,隻想這隻蟈蟈趕緊消失。

林落雪氣紅了眼睛,知道再來強硬的手段也無果了,兩張文書都被毀了。

她捂著臉恨聲:“你就不怕王爺回來責罰你嗎?!”

寧雪辭輕嗤,杏眸眼底冷意浮動。

“你以為本妃會怕?”

“你再不滾,休怪本妃他日在太後耳邊說了些什麼不該說的,你覺得你一個妾室還有什麼活路?”

寧雪辭是冇力氣了,要是有力氣,她真想把人提起來啪啪啪幾巴掌下去泄恨!

林落雪臉色一瞬,鄙夷地掃了眼繈褓裡的孩子,冷笑道:“姐姐你少得意!”

“若是太後知曉你這一雙兒女不是王爺的,你覺得太後還會護著你嗎?”

這個賤人!都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她竟還敢囂張!

寧雪辭:“你大可以試試。”

禹王之所以厭憎她,是認為原主設計了他,讓他失去了迎娶心上人為妃的機會。

厭憎歸厭憎,可哪個男人願意自己被外人非議戴了綠帽子?

林落雪臉色一滯,顯然也清楚這點。

“你以為禹王納你為側妃,你就真的受寵了嗎?”

“不過就是個玩意兒。”

寧雪辭鄙夷冷嗤,禹王厭惡她,又怎麼會不恨林府?

聽到她這句話,林落雪臉色難看,咬著牙憤憤剜了她一眼,捂著臉帶著丫鬟氣呼呼離開蘅蕪苑。

她就算能挺過今晚,王爺也不會放過她!

她就等著瞧!看寧雪辭怎麼死!

“哇……”

繈褓裡孩子的哭聲微弱,寧雪辭疼得抽冷氣。

她瞅了眼自己投胎失敗的補償獎勵——孟婆商城。

想她兢兢業業在地府工作百餘年,眼瞅著就能重新做人了,居然給她玩借屍還魂這一套?

寧雪辭一口銀牙差點咬碎,如今也隻有既來之則安之了。

商城裡可以積分兌換不少現代物品,不過積分需要她治病救人來獲得。

她兌換了兩份新生兒護理包和一份產後護理包,以及一些營養品。

笨手拙腳地處理好兩個孩子的問題後,她口服葡萄糖補充體力。

看著跟廢墟冇兩樣的院子,寧雪辭疲累過度,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小姐。”

次日,寧雪辭被丫鬟叫醒。

睜眼一瞧,見是原主身邊原來的獻春大丫鬟,跟她從寧府出來的。

她母親是禦醫世家寧府的獨女,父親林璋乃是贅婿。

祖父獲罪,母親鬱鬱而終,父親另立門戶。

不過寧府的家產還都在她手上,祖父給她培養了一批忠仆,獻春就是其中之一。

林璋續絃後一直打寧府家產的主意,不過原主死捏著不放,他們也不敢強取豪奪,采取了迂迴戰術,將林落雪塞進了禹王府。

林落雪一入府就藉著禹王對她的偏見,明裡暗裡將她身邊的人都支走了。

“小姐,你怎麼樣?昨兒奴婢有事實在是脫不開身。”

獻春紅著眼圈道。

寧雪辭恢複了些許,但昨晚林落雪使壞,遲遲不讓穩婆過來接生,導致原主產後大出血,當場走人,還誤用了她的投胎獎勵。

“我無恙,今日府中可有什麼訊息?”

一晚上的掙紮,寧雪辭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

獻春臉色難看:“王爺今日早上纔回府,與側妃正在用早膳,估摸著一會兒該過來了。”

“小姐,王爺不會就此罷休,此事要不要稟告太後?”

“要,就說我誕下麟兒,特向太後報喜。”

寧雪辭正愁著要怎麼解決這件事,她需要時間來緩緩。

獻春紅著眼應聲,寧雪辭實在是累,囑咐完後睏意襲來,又睡了過去。

咚!咚!咚!

一陣急促釘門板的聲音出來,寧雪辭皺著眉醒來。

“王爺!不可啊!王妃會死在裡麵的!”獻春的哭聲傳來。

“哼,賤婢!你竟敢私自去向祖母告狀?”

“將她丟進去,與那賤人一起關在蘅蕪苑!”

“冇有本王的吩咐,不許任何人伺候!每日隻給些米粥即可。”

禹王惱火至極。

一想到寧雪辭這個便宜王妃,他恨不得扭斷她的脖子!

一旁的林落雪有些慌,把寧雪辭關起來了,那她還怎麼拿到寧府的家產?

“王爺,那樣姐姐會餓死的。”

禹王斜了她一眼,看著蘅蕪苑,眼裡充滿怨恨:“你心疼了?要不你也進去伺候她?”

林落雪臉色一瞬,忙道:“王爺做主便是,妾身一切都聽王爺的。”

她咬緊後槽牙,都怪該死的寧雪辭!

王爺連她也記恨上了!

寧雪辭看著獻春被扔進來,王府的家丁正用木板將蘅蕪苑的院門釘死。

獻春哭道:“小姐,奴婢無用。”

寧雪辭卻鬆了一口氣,好在不是要她性命,隻是關著不讓她出去罷了。

正好她也需要點時間來適應這一切。

“無妨,如今這樣更好,待我身子養好再做打算。”

禹王不承認孩子是他的,那原主懷的是誰的孩子?

爹可以不要,撫養費得出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