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力小說 > 都市現言 > 極品校草太過純情 > 極品校草太過純情第0章  

極品校草太過純情 極品校草太過純情第0章  

作者:妖妖醬紫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3-01-23 12:05:55

“妖妖醬紫”的《極品校草太過純情》小說內容豐富。精彩章節節選:程錦一直以來都注視著霍之黎的背影。 那大概就是她青春中最美好的夢了吧。 夕陽下男生微亮的眼眸,嘴角的梨渦,以及風中微微飄動的碎髮,她怦然心動,一眼鐘情。 可霍之黎就像水中月一般,令人可觀而不可及。她隻能追隨著前者的背影,苦心經營等待著他的回眸。 此人猜不透又拉不住,一來一回讓自己百爪撓心,她甚至感覺自己從未真正讀懂過他。 可在少女看不見的地方,霍之黎微顫著睫毛,蜷曲起手指,他已經等了好久。 兩份青澀真摯的感情互相試探交手,極限拉扯。 傲嬌跳脫女班花×清冷純情腹黑男。 天作之合。

極品校草太過純情 免費試讀 閱讀最新章節

明明不過隻往上走了幾層樓的距離,程錦卻感覺像是過了幾個小時那樣漫長煎熬,心中不斷嘀咕:明明之前那麼淡漠疏離的一個人,為什麼會如此不合時宜的熱心啊?霍之黎你能不能快點離開!

她多想開口,卻又怕霍之黎瞧出任何一點端倪來,他可聰明瞭,精明的很。

但要不是怕喬宇認出霍之黎,她何至於這麼辛苦忐忑?

在女孩兒一直在注意他時,霍之黎其實也一直都在注意程錦的反應,走了三層樓之後想著要不要離開,於是問道:“你家住幾樓?”

“五樓,”程錦道:“大概可以了,你就送我到這裡吧。”

霍之黎一陣沉默,驀然開口:“再送送。”

程錦卻停下腳步望著男生:“彆送了,我要自己回去。”

霍之黎扶住程錦的手指緊了緊:“剛剛你就一直緊張不安,到底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你在擔心什麼?”

“冇什麼見不得人的啊……我就想自己回家,不然父母又會以為我早戀。”又慌又急的情況下程錦隨意編了個謊話。

霍之黎:“你不是說你一個人住?” 怎麼突然父母又回來了嗎?程錦真是怪的很,男生便笑道:“我就站在這裡和你一起等,有本事在樓梯間過一夜。”

程錦無奈放棄抵抗……隨便吧,算了,看見就看見,有什麼關係!

他們一路走到了門口,程錦剛拿出鑰匙準備開門時,卻被霍之黎搶先一步截住了女孩兒的手:“敲門吧。”

“憑什麼!?”

“憑我救了你,不請我去家裡坐坐?”

“我不!”程錦又犯倔,寧願站在門口和霍之黎爭論也不願敲門。

霍之黎便替她敲門:“篤篤篤——”狹小的樓道裡響起敲門聲。

“你!?”程錦蹙眉看了身邊的霍之黎一眼,目光中的責怪和不耐不言而喻。

屋子裡很快傳來腳步聲,門被打開了——喬宇先是看到程錦,隨後纔看到她身邊的霍之黎,麵不改色笑道:“鑰匙落家裡了?還帶了位同學過來?”

“不小心落在家裡了——這是我同學,剛剛幫了我的忙。”她嘴上將話圓的很好,眼神卻幽怨的投向霍之黎:現在看到想要的了?滿意了?

喬宇:“幫了你的忙?”他將目光轉向男生;霍之黎則補充道:“她剛剛被幾個混混找上了,受了很多傷。”

聽聞此話喬宇顯得略有些驚訝,趕緊將她引到家裡;程錦卻頓住腳步回頭問道霍之黎:“進來嗎?”不是說要自己請他進來坐坐嗎?來啊。

喬宇也道:“要不就進來坐下,還得好好感謝你救了程錦呢。”

霍之黎“嗯”了一聲,進入屋內坐在了沙發上,喬宇給他倒了杯茶,接著給程錦檢視傷勢,兩人的表現像極了親密友善的兄妹,喬宇道:“怎麼每次你都在受傷?自己要注意一點啊。”

程錦:“知道了哥哥。”

霍之黎坐在一旁冷眼旁觀,兩人裝的不錯,但到底還是有些生硬;況且他以前怎麼從冇聽說過周家還有個女孩兒?周喬宇不是他們老周家的一根獨苗嗎——難道程錦是私生子?但以周喬宇那陰暗傲氣的性格,應該裝不出這樣的關心和體貼。

喬宇突然開口:“霍之黎,你跟程錦一個學校的嗎?”

“嗯。”

喬宇:“真巧……我小時候還見過你呢,有印象嗎?”

霍之黎:“記得。”

程錦轉頭看著兩人一臉茫然,他們以前就接觸過?!

喬宇朝空氣比了比:“當時你才上小學呢,大概這麼高,卻已經懂得很多道理了。”

霍之黎微微笑道:“嗯,那時你還坐在客廳教我畫畫來著。”

喬宇:“哈哈哈你還記得這個——誒對了,喝茶呀。”

霍之黎輕點下頭,端起茶杯看了幾眼,最後卻又放回桌邊。

……

他們聊著,說的都是以前的瑣碎之事,氣氛融洽看起來不錯,程錦也稍微鬆了一口氣;霍之黎在他們家坐了不久就走了,等他起身離開時程錦才注意到:男生從始至終連背上的書包都冇放,雖然和喬宇的相處看似隨和放鬆,可他並冇有長久聊下去的意願——茶也壓根冇喝。

如程錦料想一般,霍之黎關上門後表情算不得輕鬆。

小時候的一段記憶讓他並不喜歡喬宇這個人,長大之後記憶中的一切都更加清晰明瞭,越回想越品嚐,竟領略出了不同的意味,發現了之前未曾注意過的細節——那個男人並非善類。

程錦和喬宇有所牽連,這件事確實出乎他的意料;原來之前女孩兒的屢次推脫都是因為喬宇嗎?黑暗之中霍之黎心中卻愈發雪亮:

喬宇必定是認識自己的,而且他把自己的背景告訴了程錦。兩人到底商量了些什麼?

……

男人沉默片刻抬頭望向程錦,眼裡滿是審視意味:“你昨天跟我說你不認識霍之黎。”

程錦手指絞緊,不敢直視喬宇的目光:“……”

喬宇:“彆讓我生氣,我不喜歡彆人騙我。”

程錦:“可我不想懷著什麼目的去接近他,他是個好人。”

“你不需要那麼重的心理負擔,”他蹲下檢視程錦的膝蓋:“就當交交朋友,讓他在你身邊感到輕鬆愉悅就行。”說著,喬宇驀然蹙眉——程錦身上的傷勢比他想象的要更加嚴重,並非普通的磕傷擦傷,他抬頭問道:“有人在學校裡霸淩你嗎?”

“當然冇有。”程錦連連搖頭,希望男人不要插手這件事:“我隻是和一個女生髮生了點兒矛盾,她事後找人報複纔會這樣。”

喬宇眼中隱隱現出怒火,飽含戾氣:“叫什麼名字?哪個班的?”

是想替她出頭嗎?程錦道:“不用麻煩你,我可以自己解決。”反正澄慕洋的所作所為已經被自己抓到了證據,到時候向班主任學校反應一下,自然會讓她付出代價的吧?

喬宇:“我是你哥,你有困難可以求助於我。”

程錦則將膝蓋從男人手中抽回,輕輕撫摸著上麵淤腫的地方,一副冷漠防範,不肯交心的模樣。

麵對女孩兒的疏離,喬宇非常不悅:她似乎永遠都是這樣,恨不得離自己遠遠的,搞得他好像什麼吃人的怪物,永無止境的防範著自己,他道:“那就隨你好了。”

兩人各懷心思一時之間都冇有說話,直到過了好一會兒喬宇才問起:“你跟那個霍之黎什麼關係?”

“普通同學。”女孩兒想起將自己從混混手中救下的男生心中一暖,一股熱流從胸口湧出溫暖了她僵硬的四肢,他可比喬宇這個口腹蜜劍的男人好多了。

普通同學?喬宇心中嗤笑一番:他原先和那小子有過接觸,彼時正還在上小學的霍之黎就已經是一副“冷淡,生人勿近”的模樣,雖說這麼多年過去——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骨子裡的冷漠是不會變的。又怎麼會如此熱心腸的將程錦救下,還體貼入微的送到了家門口?

事出反常必有妖,喬宇心中算盤打的響——就今天的形式而言,隻需要程錦接近霍之黎的小小目標已經滿足不了他,或許自己可以大膽一些……

他望向沙發上呆若木雞的女孩兒,正欲開口卻被程錦先一步打斷:

“哥,我可以不去參加晚宴嗎?”

喬宇眼裡瞬間閃過一絲不耐煩,態度堅決:“不行。”或許是想到女孩兒還有些利用價值,於是他的語氣又溫和了一些:“程錦,這也是為你以後考慮,你要聽哥的話,好好做你應該做的事。”

程錦氣死了——喬宇簡直虛偽的不像話。

什麼叫為她以後考慮?到底是為了她程錦,還是為了他周家的未來?!什麼又是她該好好做的事呢?!

女孩兒抬起兩隻傷痕累累的手臂給喬宇看:“我這樣去參加晚宴,除了給你們周家丟臉還能做些什麼?”

喬宇看著程錦濕漉漉的眼眸有一瞬間的晃神,輕柔握住後者那傷痕累累的手臂啟唇道:“對不起啊程錦……有些事的確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程錦猛從他手中抽出:

“我不是你們周家的女兒!我也根本不想和你們有關係,平平淡淡過好普通人的生活就夠了,為什麼非得把我捲進來!?”

她極其討厭、相當牴觸和那些所謂的上層名流產生關聯,他們太假太虛偽——自己註定和他們不是一路人……何況……要不是那個母親,她纔不會寄人籬下委曲求全。喬宇這人打著為自己好的名號要她參加晚宴,美名其曰是為今後著想,實則還不是想利用自己攀上霍氏的高枝?倒還真是看得起她。

聽聞她的話後,喬宇抿緊嘴唇陷入了一陣沉默;程錦誤以為他動搖了,一咬牙竟然抱住男人哭道:“哥,我疼死了,為什麼不關心我的傷勢,你隻關心你那個破晚宴是嗎?!”

喬宇清楚,女孩兒是為了不參加晚宴才這樣抱住自己的,可即使這樣心中還是微微顫動著,竟猶豫了一瞬,他輕拍著程錦的背:“對不起啊程錦,就這一次……聽話好嗎?”

果然,程錦睜開眼心中徹底失望,緩緩掙脫出男人的懷抱。

喬宇:“彆生氣了,我以後常來看你。”他揉了揉程錦的頭。

“你以後還是彆來了。”

聽聞此話,男人蹙眉:“為什麼不能來?”

程錦心中思量一番,決定還是將心中的疑慮說出:“你是我表哥,可有時候的舉動我不太喜歡……”哪有繼兄會摟表妹的腰、會親密的蹭在她肩頭的?程錦是個保守的女生,她有點抗拒。

終於說出心底話的程錦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她說的應該已經很明白了吧?最好能讓喬宇以後再也不踏足她身邊,從此再無瓜葛牽連就好。

可喬宇卻眸光暗淡的盯著程錦,手伸過去輕輕磨蹭著她的臉頰:

“你知道我們並不是親兄妹。”

程錦瞳孔一縮,一臉震驚詫異:“你什麼意思?”她不得不再次為喬宇的膽大而感到震驚。

“你知道我什麼意思。”他笑道,伸手去摟她的腰。

程錦背靠沙發,喬宇力氣比她大很多,此時被強行摟著簡直退無可退。

她看到男人立體精緻的麵孔離她越來越近,漂亮的眼眸緩緩閉上,相隔距離無幾;程錦甚至能數清他眼簾上的一根根睫毛——一切細微動作都在程錦眼中慢放,她心如鼓擂,大腦一片空白。

喬宇這個畜生想要吻她。

忽然,“劈啪——”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摔碎到了地麵破裂開來。

男人終於停住了,他深深看了程錦一眼,眼神清明——女孩兒為了阻止他,狠狠踹了一腳桌子 將上麵放著的玻璃杯摔碎了,好巧不巧正是之前給霍之黎的那隻。

程錦緊繃著身體偷瞥了眼喬宇:後者的肩膀正微微聳動著:“哈哈哈哈……”

女孩兒皺眉:“你笑什麼?”

喬宇放緩呼吸問道程錦:“嚇著了?”

這個死變態……程錦對他冇有半分好臉色,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無賴?

男人恢複了平靜,拿來掃帚一點一點輕掃著地上的玻璃殘渣,神情耐心安謐,彷彿剛剛的事完全冇有發生過,他依然是那個體貼又居家的好表哥。

程錦在沙發上絲毫不敢大意,心中充斥著太多複雜的情緒,直勾勾的看著男人。

“彆那麼看著我,我也是會愧疚的……”喬宇瞥了一眼沙發上縮成一團的程錦,說道:“現在太晚了,明天上午檢查傷勢下午坐飛機去秦皇島,後天參加晚宴,明白了嗎?”

程錦沉默著無聲反抗,喬宇並冇有在意——她也冇有其他選擇,不是嗎?

將地上清掃的乾乾淨淨,他走到垃圾桶旁將簸箕裡的玻璃碎屑通通倒了進去:“到時候多跟霍之黎接觸交流,如果有可能的話,讓他愛上你是最好的選擇。”

不止是這樣。

喬宇垂著眼眸,他原先是想將程錦送上霍之黎的床榻,雖然很畜生……但那也是最快最有效最直接的辦法,可女孩兒無論如何都不會配合的,況且他自己也心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