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力小說 > 古典架空 > 裴將軍你掉馬了 > 裴將軍你掉馬了第2章  第2章自丘月見

《裴將軍你掉馬了》 小說介紹

《裴將軍你掉馬了》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裴蕙秋鄭丘,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裴將軍你掉馬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馬車行至西市萬華門,再轉一條街便是世家大族的府邸,這時從萬華門牌坊後探出一人來,車伕還未勒馬停下,就聽這隱匿在陰影中的人低聲朝車窗說:“將軍,醉月樓來信。”

馬車這才停下,一支素白的手從車窗裡伸出來,接過一封信後甩下簾子,片刻後,裡麪人輕聲道:“程叔,你回府中與夫人說今夜我宿在醉月樓。”

話音剛落,裴棠秋便下了馬車,朝西市醉月樓信步走去。

宋城最富盛名的教坊便是醉月樓;眼下雖是白天,這裡的姑娘還未起身,客人也極少,但老闆娘瀲香還是妝發齊全地站在門口,熱情洋溢地迎來一主一仆二人。

“裴將軍你終於來了……”瀲香二十多歲的年紀,行為處事卻是十足得老練從容,她虛虛地朝裴棠秋懷中靠了一下,見裴棠秋淡淡地掃了她一眼,便不動聲色地站起來朝內堂引,一邊走一邊說:“芙夭等了你幾日,眼睛都快哭腫了呢。”

行至一間臥房前,瀲香照舊敲了幾下門後便對裴棠秋說:“裴將軍請,這位大人請隨我來喝一些茶水吧。”最後一句她是對一直立在裴棠秋身後的侍從說的。

裴棠秋對身後人道:“千晏。”

“是,將軍。”說罷千宴抱著劍立在門口不動了,裴棠秋便推門而入,瀲香摸了摸鼻子,便笑著離開了。

轉眼天黑了,月上中天,醉月樓歌舞昇平,鶯歌燕舞,時逢亂世,便隻有這煙花之地有這番景象了。

臥房門被拉開,一個嬌小的身影從裡麵走出來,嫩白的手上捏著一段男人的腰帶,看上麵繡有雲紋,便是裴棠秋朝服上的腰帶,她垂著眼朝長廊走去。一直立在廊下看著歌舞昇平的千宴轉身看著她問:“這是將軍的?”

芙夭回頭低聲道:“將軍的腰帶被妾身不小心扯破了……”

“……”千宴的嗓子咳了一下,側身給她讓道。

半晌,芙夭去管事的那裡要針線,不小心出現在醉月樓的客人麵前,立刻被人認出是去年選出的花魁,眾人還以為她被人買走了,冇曾想一直躲在內堂,這些男人雖然心裡腹誹不知她被哪位貴人金屋藏嬌,但也不敢冒頭去做什麼。

可是喝醉了的人哪會想這麼多?

此時一個搖搖晃晃的男人從榻上站起身,肥頭大耳的臉上色氣熏天,他一把握住芙夭纖細的小手,嘟囔道:“小美人,今晚陪大爺我……嗝……”

芙夭被這人嚇了一跳,又被他身上難聞的酒氣熏的想吐,急忙推辭道:“還有客人在等妾……”

“可笑!”肥頭男嗤笑道:“今夜這醉月樓裡還有比大爺我更厲害的人物嗎?我可是姚相和皇後孃孃的表弟,當今太子還是我的表侄呢!你且說等你的人是誰?”

芙夭咬了咬唇,眼淚就掛在眼底,卻不再發一言。但仍不依他,氣得肥頭男抬手就要打人。

見此,老闆娘瀲香便笑著迎上來打圓場,說:“姚大人,芙夭一直陪著裴將軍呢。”

芙夭抬眼看了瀲香一眼,剛想說什麼卻被她瞪回去了。

肥頭男的年紀四十上下,聞言脫口而出:“哪個裴將軍?”

在座有人低聲道:“還能是哪個?上一任裴將軍已經仙逝了。”

肥頭男這纔回過神來,捏著芙夭的手威脅道:“原來是那個不男不女的貨色,你去陪他有何滋味?隻有大爺我才能叫你知道什麼叫欲仙,欲,死……”

“吱呀——”肥頭男的話音未落,喧囂的大堂裡闖進一聲清晰有力的推門聲,眾人看過去,隻見一個穿著墨綠雲紋朝服的高挑身影緩緩走來,走到芙夭跟前時,低頭看著被肥頭男捏住的那隻手,他並不去看肥頭男,隻從芙夭手上取下自己的腰帶,輕輕一折放在手中,然後淡淡地撇了一眼側邊,清澈乾淨的聲音:“借過。”

芝蘭玉樹,氣質高潔,這便是在場所有人的想法,就連肥頭男也呆住了,木然地給他讓開路,看著他挺拔的身影,閒適地走遠。

瀲香將裴棠秋送到門外,裴棠秋隨手拍了拍手中的腰帶,思索片刻後回頭對瀲香說:“芙夭是我的人,若她有什麼閃失,你知道後果吧?”

他這人在宋城時,除了上朝正經一些,平日便習慣嬉戲閒散,此時忽然冷眼一掃,瀲香就覺得有一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下一刻就要封喉,她急忙欠身道:“妾身知曉,就算醉月樓砸了,妾身也護芙夭周全。”

“如此便好。”裴棠秋微微抿唇,對身後的千宴點點頭,便朝前走了。

瀲香送走這位大爺,悄悄抹了抹額上的汗水。

長明燈高懸,人潮湧動,千宴跟在裴棠秋身後,走了半晌後發現他並不是回府,此時西市長街上喧嘩聲大起,前方像是出了什麼事。忽然看見一張熟悉的麵孔,那人也看見了裴棠秋,直衝這邊而來。

來人正是宋城大捕頭衛碧空,此人平日裡一見裴棠秋就像耗子見了貓似的,今夜卻像見了救星一般奔過來,急切道:“棠秋大哥!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快幫我抓賊!”

裴棠秋的個頭在女人堆裡或者一般男子裡麵算高的了,但是遇到畫素修鈺、千晏,甚至眼前這個衛碧空,這些青年才俊麵前,他比他們都要矮上一截。

他還記得三年前自己剛從涼州回來走馬上任時,衛碧空發自內心地問了一句:“棠秋大哥,我怎麼覺著你以前就這麼高呢?難道說你已經停止發育了?”

若不是後來他被素菁亞掐了一把,衛碧空還不知道會說些什麼。

裴棠秋捏了捏眉心,對千宴說:“你先回府。”

千宴應聲離開,衛碧空奇道:“棠秋大哥你乾嘛讓千宴走,多一個人多一個幫手嘛!”

“抓一個賊而已,哪兒需要裴家軍的人出手,爺爺我出於交情順手幫幫你就行啦。”裴棠秋仰著下巴與衛碧空並肩走去,心裡還想著身高的事,於是死命地挺直了脊背。

衛碧空這時還想說什麼,這時兩人同時看見一個人影從西市圍牆內一躍而起,然後朝著東市急撲而去!

衛碧空對身後手下大喝道:“追!”

裴棠秋跟著他跑,驚訝道:“什麼賊?身手這麼好!”

聞言,衛碧空也是詫異道:“奇怪,他昨天身手可冇這麼好,一夜之間就學會飛簷走壁了?”

兩人動作極快,很快將身後的捕快甩開了一大截,追著牆頭那個身影一路從西市跑到東市,再從東市追到了宋城郊外的一處矮丘前,衛碧空跑的滿臉漲紅,裴棠秋亦是氣喘籲籲,卻見那人毫無停歇,裴棠秋大喘氣道:“他奶奶的,這怕是一個飛賊啊!”

聽見裴棠秋情急之中罵了臟話,衛碧空也不藏著掖著了,搖頭道:“呔!這他媽的絕對是抓錯人,昨天那賊哪會這般厲害輕功。”

可是就在二人快放棄之際,卻見一輪滿月下的黑衣身影忽然周身一滯,整個人像隻大雁似的急急掉落下來,從那座矮小的土丘上極速滾落,滾著滾著竟然就滾到了二人跟前不遠處,甚至還可以看見他吐了幾口血,倒地爬不起來了。

“……”裴衛二人對視一眼,便擼著袖子跑了過去。

藉著頭頂月光,可以看清這黑衣人蒼白的臉色,五官清俊,眉眼冷冽,帶著一股殺氣瞪著他們二人,因為他穿著黑衣,看不清身上的血跡,隻有嘴角的紅色奪目。

衛碧空將他周身搜了片刻,裴棠秋注意到這人眉頭緊鎖,咬牙一聲不吭,果然衛碧空說:“肋骨斷了不知幾根,左腿也斷了,還有其他傷處,看不出來,大概還受了內傷……”他捏了捏下巴上幾根胡茬,忍不住稱讚道:“這樣還能跑得跟兔子似的,真行啊!”

黑衣人依舊不吭聲。

裴棠秋從他臉上移開眼,對衛碧空說:“這人抓錯了,你什麼打算?”

衛碧空訕笑道:“嘿嘿我覺得這人身份不一般,帶回去拷打一番,如果實在冇犯什麼事,就放了。”進了他們的牢房,就是普通人也得掉三層皮,更彆說這人已經受了這麼多傷,能活著出來纔有鬼了。

裴棠秋瞅了瞅天上的月光,想了想後說:“這人爺爺我要了,你不許把今晚的事說出去。”

衛碧空一愣,卻見他威脅地看了一眼自己,忙縮回嘴裡的話,轉而嘟囔道:“棠秋大哥,我以前十分想進裴家軍,你每次都回絕,今日見了這人一眼,就要把他帶走,憑什麼啊……憑他長得好看?”最後一句小聲嘀咕出來,被裴棠秋白了一眼。

兩人說著話,卻冇發現此時躺在地上的人眼神一凝,盯著裴棠秋不知在想什麼。

裴棠秋三言兩語把衛碧空打發走了,纔回頭看著地上的人,站在月光下揹著手問:“你叫什麼名字?”

許久,等不到迴應的裴棠秋冇有繼續問,也冇有要走的意思,直到地上的人疼痛難耐,咬牙道:“我姓鄭,名丘。”聲音低沉,暗含著一絲怒意。

聞言,裴棠秋掃了一眼他們身前的矮小土丘,粲然一笑,點頭道:“如此隨性,我喜歡;帶他走。”最後一句他是對身後趕來的千宴說的,方纔他給千宴發了信號。

千宴剛扶起這位自稱“鄭丘”的男子,才發現他的右手臂錯位,千宴麵不改色地一擰,就像給他拍去肩上灰塵,隻聽鄭丘悶哼一聲,便就是正好骨了。

走在前方的裴棠秋回頭看了一眼,再回頭一邊走一邊說:“回去找張師爺和歐陽老頭給他好好瞧瞧,爺要一個完完整整的人。”

“是。”千宴應聲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