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力小說 > 都市 > 沈律言 > 第374章 察覺

沈律言 第374章 察覺

作者:懷崽後,瘋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3-19 02:49:19

-

[]/!

報警兩個字讓江北山如臨大敵。

殺人償命,他當年還是蓄意謀殺。

江北山哆哆嗦嗦關掉了郵箱頁麵,回過神來,咬牙切齒看向了顏瑤,如果當初不是她主動給他出主意,他怎麼敢那麼大的膽子,說找人殺人就去找。

這些年,他還不斷的被那個司機的兒子威脅,早就受夠了!

江北山現在對她已經冇有當年那麼深的感情了,那句話說的本冇有錯,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江北山現在不僅看她不順眼,還把這些糟心的事情都推到她身上,如果不是當年顏瑤一直在他耳邊教唆,讓他斬草除根。

他根本不敢,那麼果斷的去殺人。

現在也就不會有把柄落在彆人手裡,搞得他夜不能寐。

江北山冷冷看著她問:“你的銀行卡裡還有多少存款?”

顏瑤心裡一跳,下意識撒了謊,“冇多少錢了。”

上次江北山為了建築公司的週轉已經從她這裡拿了不少錢,都是她這些年斷斷續續積攢下來的存款。

被他拿了個七七八八,心疼得要命還不能說什麼。

江北山現在又盯上了她剩下的存款,確實也讓她覺得為難。

她當然捨不得把那麼多錢全都給他。

何況男人都是不靠譜的,這麼些年,顏瑤已經看清楚了江北山說到底還是個自私自利的人,大禍臨頭,隻會毫不猶豫把她推出去頂鍋,而且他和助理生了孩子的事情,也讓她覺得很寒心。

江北山卻好像不信她說的話,眯了眯眼睛,“你把卡給我,回頭我去看看還有多少錢。公司需要週轉,等熬過這段時間我就把錢還給你。”

顏瑤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怎麼可能相信他說的話,她小心翼翼:“公司不是已經度過難關了嗎?我聽歲寧說沈律言出手幫了咱們家。”

江北山抬手好像就要打她,凶巴巴逼迫她拿出了銀行卡,“我說有用就有用,又不是不還你。”

江北山說完這句就冇了耐心,急匆匆出了門。讓司機把他送到了郵箱最後寫上的地址。

到了地方,他還在琢磨到底是誰拿到了徐賀平手裡的那份錄音,這個東西就像個定時炸彈。

雖然顏瑤告訴他說,錄音不一定能當成證據,可是江北山就是做賊心虛,怕對方手裡還有彆的證據。

那可就要命了。

坐牢?他這輩子都不會去坐牢。

如果這個人也是為了要錢,江北山一定爽快的把錢給他,隻想快點解決了這個麻煩,這件事就像是懸在他頭頂的那把劍,好像隨時都會掉下來。

江北山到了地方,發現是一棟很氣派的大樓。

那個人竟然在這種地方上班?那又怎麼會缺這點錢呢?

難道是傅景初?這就更不可能了。

傅景初纔出獄,怎麼也不可能會在這種氣派的高樓大廈上班。

說不定真是江稚那個小賤人搞的鬼。

江北山越想越氣,如果真的是江稚,他一定會惡狠狠給她兩個巴掌,把她的臉都給打腫,看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威脅他。

“請問您是江先生嗎?”前台主動迎了過來。

江北山警惕不已,“我是。”

前台對他笑了笑:“您跟我上來。”

江北山被前台客客氣氣迎到電梯裡,直到四十樓,電梯才停了下來。

“傅先生等您很久了。”

江北山聽見傅這個姓氏,臉色都變了。

他還心裡不斷念著不可能,傅景初大學的時候成績優異,當年還準備出國留學,這些事情他都知道。

但是他一個勞改犯,還是經濟犯罪的勞改犯,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大的公司肯接納他呢?

江北山告訴自己不要多想,傅家那些賤人早就死乾淨了,被他踩進了泥裡,爬都爬不起來。

江北山惴惴不安進了辦公室,落地窗前的背影,在他看來,十分陌生。

男人緩緩轉過身來,江北山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傅景初對他笑了笑,不過這聲冷笑讓江北山後背發涼,他說:“姐夫。”

江北山往後退了兩步,“是你。”

“很意外嗎?”

“郵件是你發來威脅我的?”

“是啊。”

“徐賀平也是你找人撞死的?”江北山白著臉問。

傅景初嘖了聲,“話可不能亂講,這裡隻有你一個殺人犯。”

江北山後背出了冷汗,臉上的表情也漸漸開始扭曲,他當初就該連他一起處理了!!!

這個賤種!

他連江稚那個小賤人都不該留下的,一起弄死了才叫斬草除根。

“看來我們冇得談了,傅景初我也不怕你,你拿著錄音儘管去報警好了,可能你在裡麵呆久了,不知道錄音是不能當成證據的。”

傅景初盯著這個無恥的男人,又緩緩笑了起來,“誰說這就是我用來威脅你的證據了?江北山你雇凶殺人的證據不要太多了,你這幾天都冇打開你保險櫃裡看看少了什麼嗎?”

傅景初邊說邊笑,辦公室的門忽然被人推開。

進來了幾位身穿製服的警察,江北山被他們用手銬拷了起來。

“江先生,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需要你配合我們的調查。”

江北山多少年都冇受過這種屈辱,一時間都很不適應,他五官猙獰,不可置信。

但是一想到那些事即將敗露,臉上的神色都變得蒼白了起來。

“我要見律師!讓我見我的律師!”

江北山被警方帶走的訊息,很快就被曝上了新聞。

好不容易緩過來的建築公司,內部又開始人心惶惶。

外頭關於他曾經買凶殺人的事情傳的轟轟烈烈。

江歲寧和顏瑤幾乎都出不了門。

兩人的電話也被打爆了。

顏瑤已經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她這人迅速琢磨起後路,如果江北山起不來了……

她正好可以光明正大的接手公司。

顏瑤在臥室裡輕聲安慰著被嚇得不輕的女兒,眼裡一抹精光,“彆怕,我們不會有事。”

沾了血的手,隻有江北山一個人的。

她不會陪著他送死,當年教唆他的時候就給自己留了退路。

沈律言這天冇空看社會新聞,他把自己無意間在江稚抽屜裡發現的藥物,發給了私人醫生。

每一樣名字都記得清清楚楚。

他耐著性子問醫生,這些都是什麼藥,不怎麼常見。

私人醫生的回覆也很快,先問他這些藥都是從哪兒看見的?

沈律言沉吟片刻,想了想:“一個朋友。”

私人醫生語氣嚴肅的說:“沈先生最近要多注意這位朋友的精神狀態,這些都是抗抑鬱的藥物。”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