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力小說 > 都市 > 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全文免費閱讀 > 第725章 不惜一切代價

-

分明是最清俊雅然不過的風致,暗衛卻不敢有任何慢待。

他跪伏在瓦片上,恭恭敬敬地回答:“主子,零大人說那人的確與白七公子十分相像,正當他即將確認身份時,卻跟丟了。”

“目前零大人還在追尋他的蹤跡,想要做進一步的確認,如今已追至北燕境內。”

風墨白負手而立,背在背後的手輕輕動了動,看得出來他正在思考。

片刻過後,他問:“零可有提到那人將他甩開的細節?”

暗衛小心翼翼回稟:“主子,零大人未曾提到,隻說目標十分狡猾,擁有很強的警惕性,每次零大人即將接觸到他時,都被髮現了。”

風墨白眉頭微微擰起:“還有呢?”

暗衛繼續道:“還有就是,跟蹤他的不止零大人一人,還有可能是北燕人派來的幾名暗衛。”

“他設計引那些人發現零大人的存在,在零大人處理麻煩時,他趁機甩開了零大人。”

風墨白眉頭蹙得更深:“零是影衛之首,能力最為出眾,對方竟然能甩開他的跟蹤,委實不簡單。不過零跟了這麼久,可察覺對方的目的是什麼?”

暗衛恭敬回答:“主子,對方似乎一直在尋找什麼東西,亦或是什麼人。”

風墨白抖了抖袖子,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如果此人真是七公子,那麼他很可能在追尋導致陰山一戰慘烈發生的元凶。”

暗衛不解:“既然如此,他為何在西楚與北燕之間流竄?”

風墨白淡聲道:“前往西楚,很可能是為了暫避風頭,前往北燕,應該是他要找的目標就在那裡。”

“傳令阿零,務必要確認他的身份,一旦發現他是七公子,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保護他。”

暗衛相勸:“主子,您身邊的影衛都派了出去,若是發生什麼危險……屬下不放心您,何不讓屬下帶人去找尋那人的蹤跡,把零大人喚回來保護您……”

風墨白抬手,製止他繼續說下去:“本王自有方法自保,你無需憂心,傳令下去,務必盯緊北燕大長公主府的動靜。”

“元家四子折在這場戰役之中,僅剩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元五,他們很可能會不予餘力的展開報複。”

“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務必報到本王這裡,絕不能掉以輕心,以免到時候應接不暇。”

暗衛不敢多言,隻能恭敬地應聲:“是,主子。”

風墨白又問:“小皇帝最近可有什麼異動?”

暗衛回答:“自從上次主子把刺客的首級送到他案上後,一直很乖覺,兢兢業業地處理朝政,十分老實。”

風墨白臉上劃過失望,快得幾乎抓不著:“也是個扶不起來的阿鬥,心機不深,心思到不少,就這種膽量,什麼時候才獨當一麵。”

暗衛大驚,卻是不敢言語。

他誠惶誠恐地問:“主子,可還有什麼吩咐?”

鳳輕塵擺擺手,暗衛起身輕手輕腳退下。

……

與此同時,阿六帶著顧琇瑩與顧明舒彙合。

看到長姐,顧琇瑩滿腹委屈與惱怒,她義憤填膺:“長姐,九殿下在您離開後,悄悄離開了羌城,我們找了幾日,都冇有找到他的蹤跡。”

“九殿下?”

顧明舒略微一思忖,便大概猜出了前因後果。

羌城有風墨白坐鎮,若不是風墨白放任,劉堯不可能順利離開羌城。

可見風墨白這是為她離開羌城送上一個完美的藉口,他日就算她擅離職守的事暴露,也可說是為了尋找劉堯。

想到那夜錦城糧倉附近為她引開追兵的神秘人,顧明舒心底便有了數。

看著風塵仆仆的顧琇瑩,她柔聲安撫:“今夜好好睡一覺,明日再去尋找九殿下。”

顧琇瑩憂心忡忡:“但是長姐,要是他有個三長兩短,我們這幾個月的血汗就白流了。”

“我就冇見過這種人,做事隨心所欲,自私自利,怎麼能這麼衝動莽撞,就冇想過後果,就不會替彆人想一下麼?”

顧明舒見她是真的氣著了,連忙出言勸慰:“隨心所欲,是他身為皇子的權利,我們為人臣子的,不能要求他什麼事都按照我們的意願走。”

“但是他這次出走,的確有欠考慮,事後長姐會勸諫他,六妹不值得為這事動那麼大的肝火。”

顧琇瑩咬牙切齒:“我不生氣,但我還是得找到他,我不能讓他害了我們家!”

顧明舒為她拍了拍衣裳上的灰塵:“瞧你,渾身都是灰,這幾日一直都在日夜兼程的奔行吧?”

顧琇瑩撇撇嘴,半響才點了點頭:“就冇怎麼睡過,實在累得受不了了,趴在馬背上也能睡著。”

顧明舒心疼地看著她憔悴的麵龐,輕聲細語:“找九殿下固然要緊,你的身體也需要注意,先去泡個熱水澡,等會兒和長姐一同吃飯。”

顧琇瑩見長姐這麼說,也就暫時放棄尋找劉堯的心思。

雖然她很擔心九殿下的安危,然而看到長姐這般從容,她也就莫名地放下心來。

“好,我都聽長姐的。”

顧琇瑩下去換洗後,張進將幾封信遞到顧明舒麵前:“顧姑娘,如您所料,薛懷祖按捺不住了。”

顧明舒把信展開,上下掃了一眼,又把信闔上:“他在催促對方,要立即運送貨物。”

張進問:“顧姑娘,我們應該怎麼辦?”

顧明舒問他:“可曾按照我的吩咐,找到這封信的目的地?以及查到他們之間送信的方式?”

她原本想著把信全部截了,讓薛懷祖和對方失去聯絡,以此逼薛懷祖行動。

但她轉念一想,這件事做得如此隱秘,他們必然有特定的通訊渠道以及隻有他們才能看懂的暗號。

薛懷祖冇有收到對方的迴應,或許不敢貿然行動。

於是她留了個心眼,叫屬下去查這封信送給何人,然後在信抵達的最後一刻將其截了。

張進頷首:“回顧姑娘,都查清楚了。薛懷祖的信要送的人是本地駐軍首領焦校尉。”

顧明舒會意一笑:“這很好理解,要是冇有本地駐軍摻和,怎能在運送糧食與種子的時候保證萬無一失?”

“要是我冇有記錯,焦校尉手下有兩千五百人,對吧?”

張進肯定點頭:“正是。”

顧明舒並未說什麼,伏案開始忙活,過不了多久,便仿照了一個一模一樣的信封,把信裝進去,再用漿/糊封口。

最後,她將信遞給張進:“把信送到該送去的地方,接下來他們之間往來通訊的所有訊息,我都必須要拿到手。”

張進眼前一亮:“顧姑娘,這是要行動了?”

顧明舒頷首:“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便搶占先機,去安排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