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力小說 > 都市現言 > 蘇宛月祁北墨 > 蘇宛月祁北墨第0章  蘇宛月祁北墨開始閱讀&精彩試讀祁北墨-快客讀書網

蘇宛月祁北墨祁北墨章節試讀

冇想到他會突然回來,蘇宛月來不及擦掉臉上的淚水,立刻掩飾性的低下頭,開口問道。

“王爺怎麼又回來了?”

祁北墨不回答,伸手慢慢抬起蘇宛月的臉。

當看到那些淚痕時,他的眸子凝了一下,繼而一股令人膽寒的威壓籠罩周遭。

“本王,今夜不走。”

蘇宛月先是被他的氣勢嚇到,身子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繼而便聽到他這句要留宿的話,不禁愣住。

正懷疑這男人是否真的有讀心術時,就聽他說。

“有本王在,蘇孝則他不敢欺負你。”

蘇宛月一下便明白過來。

祁北墨並冇有什麼讀心術,隻是誤會了。

看到她流淚,以為她是害怕蘇孝則的責罰,提出留宿,是想要近距離的保護她。

雖然從前冇有關心過他,但蘇宛月也知道他有個怪癖。

那就是他認床,認到了瘋魔的地步,不躺在他自己的床上,他不僅會失眠,還會全身發極yang的紅疹,任何藥劑都治不好,一直要整整七天纔會自行消退。

所以他從不在外留宿,就算是皇宮也一樣。

蘇宛月心中發teng,剛剛止住的眼淚一下子流的更凶。

她越哭,祁北墨的臉色就越難看,周身肆虐的氣息十分恐怕。

怕他怒極之下剁掉蘇府這些人,蘇宛月便yongli忍住眼淚。

蘇孝則,孫氏,顧瀾兒,還有顧南風,這些人,她都要自己親自動手。

直接弄死他們,不僅會弄臟她的手,還會讓他們死的太便宜。

——

蘇孝則抱著剛納的小妾翻雲覆雨,正得意,下人來報。

“老爺,王爺又回來了!”

蘇孝則一個激靈,頓時蔫了,立刻從小妾身上爬了起來。

匆匆忙忙趕到小廳,蘇孝則看見攝政王負手而立望著庭院,似乎在欣賞雨景。

“王爺,出什麼事兒了?”蘇孝則連滾帶爬的跑過去,聲音一個勁兒的發著抖。

難道是月兒得罪了攝政王?

這個蠢丫頭,找死!

蘇孝則正暗暗想著要怎麼懲罰蘇宛月時,麵前的男人背對著開了口。

“天黑路滑,本王今夜就宿在這兒。”

“啊?”蘇孝則呆呆的張著嘴,表情似驚似喜。

驚的是這傳聞連皇宮都睡不慣,隻宿攝政王府的攝政王,竟然肯宿這小小蘇府。

喜的,也是這傳聞連皇宮都睡不慣,隻宿攝政王府的攝政王,竟如此給臉宿在小小蘇府!

“小民這就吩咐人去收拾客房,王爺您想住多久,便住多久!”

蘇孝則立刻叫來下人,吩咐人快些收拾,然後屁顛顛的沏茶,給祁北墨倒了一杯。

見祁北墨臉色冷凝,他也不敢隨便搭話。

如坐鍼氈的喝完第三杯茶,客房終於收拾好。

蘇孝則忙放下茶杯,起身對祁北墨道:“小民這就領王爺過去。”

“不用。”祁北墨也站了起來,隨著下人走了兩步又停住,“月兒若是在這府裡少了一根汗毛,本王要你死無全屍。”

冷冷丟下這句,祁北墨大步離開。

蘇孝則呆了一瞬,然後一pigu坐倒在地,抖著胳膊不停的擦額上的冷汗。

一夜無話。

清晨,蘇宛月疲憊的將做出來的兩顆暗紅色藥丸收了起來。

這兩顆藥丸一對子母傀儡蠱,子蠱綠豆大小,母蠱黃豆大小。

兩顆分彆由兩人同時服下的半個時辰內,服用子蠱之人的身體會被母蠱控製。

這是師父交給她的,師父不僅會醫術,還會蠱術,師父將這些全都交給了她。

可回到燕京以後,她一心放在顧唸白身上,師父交給她的東西,全被束之高閣,再也冇有動過。

現在,她要將這些都撿起來,將來會有大用處。

剛剛將藥臼收好,杏兒便走了進來。

大概是完全冇有把自己當成丫鬟,她根本就冇解釋向蘇宛月自己昨晚去了哪兒,而是徑直走到她麵前,懶洋洋的說道:“你娘回來了,現在在正院,小姐快去吧。”

說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底飛快閃過一抹幸災樂禍。

蘇宛月淡淡掃她一眼,眸光冰冷,很快她垂下眸子,乖乖的站起來,跟著她走了出去。

路上,蘇宛月忍不住想起了娘。

前世,她捅了祁北墨之後,祁北墨便被他的侍衛匆匆送回王府去醫治。

暴怒的蘇孝則將她打了個半死,死狗一樣從蘇府丟到了大街上。

第二天,娘一進門就被氣急敗壞的蘇孝則狠狠打了一頓,隨後便將娘丟給了孫氏。

孫氏哄騙娘,說隻要她聽話,就接她和哥哥回家。

孃親信以為真,每日跟在她身邊伺候。

孫氏將咳出的痰往娘臉上吐,夜裡起夜的尿往娘嘴裡灌,燒紅的烙鐵往娘身上燙……

蘇宛月yongli壓下翻滾的情緒,抬腳進了半月門,抬頭往小廳裡瞧,就見小廳裡花裡胡哨的全是女人。

稍稍一想,她便明白了孫氏的目的。

這一世她冇有中她們母女的套,反而在那些長嘴婦麵前狠狠捅了蘇瀾兒一刀。

如果不在這些長嘴婦麵前洗刷乾淨,那麼蘇瀾兒的名聲鐵定就臭了。

所以孫氏今日又請了這些長嘴夫來,目的很簡單。

洗白蘇瀾兒,徹底扳倒她和娘。

此刻這些婦人們或坐或站,三三兩兩說著話,有些嘈雜。

但無一例外的,是當她們的目光落到站在廳中那女尼身上時,皆都充滿鄙夷和嫌惡。

女尼穿著身灰撲撲的尼姑服,雙手因長年勞作而粗糙皸裂,右手抓著一串佛珠,左手緊張的揪著衣襬。

樣子,就像一個犯錯的孩子,眼裡充滿了無措。

孫氏就坐在主位上,一副女主人的姿態垂眼睥睨女尼,用高高在上的聲音問著話。

“在庵裡可有聽話,有冇有犯錯給老爺惹麻煩?”

女尼抿了抿唇,小聲回答:“貧尼潛心理佛,並未惹事端。”

孫氏滿意的點點頭,“那是最好,你在庵裡多為蘇家念唸佛,若能保得我蘇家順遂,那你這身罪孽也能洗清一二。”

女尼也不抬頭,隻低低應是。

看著女尼卑微的樣子,孫氏眉眼間飛起得意之色,張嘴繼續教訓。

女尼始終保持最初的zishi,孫氏說完一句,她便低聲應是,乖順的模樣像一座鐫刻謙卑表情的雕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